第八小說網 > 修真小說 > 江湖奇聞記 > 第五卷江湖劫 第二十九章 開天之謎六
    酒上道人伸手撫摸著石欄,苦笑道:“所以我很擔心。你在和小姐談及兩國邊境之戰時表現出來的立場,卻比你所說的知恩圖報還要堅定的多,少年英雄能有這等憂民情懷,在你們這一代的江湖人中實在也是難得。以你的為人,恐怕我們下一次攻打岷州城的時候,你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這些話說的心平氣靜,卻讓我心頭一凜,不由追問道:“你們還會繼續攻打岷州城?”

    可能我這樣貿然失色的追問早已在酒上道人意料之中,他搖頭一笑,沒有說話。這句話說完,我也不禁有些語塞,剛剛我信誓旦旦的說不會與夢寒煙為敵,但眨眼的功夫便出賣了自己。是啊,如果吐蕃這股勢力再次來襲岷州城,我會袖手旁觀么?我心里已有答案,當然不會袖手旁觀的,而酒上道人也已猜出我心中所想。

    我們都沒有說話。靜默一會兒,酒上道人長嘆一聲道:“其實我們攻打岷州城也是迫不得已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含糊其辭,也不知道所說的迫不得已是什么,我也微微嘆了口氣道:“兩軍交戰只會憑添死傷,遭殃的最終還是百姓,難道前輩希望看到這樣的事情發生嗎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打量了我一下,淡淡道:“我當然也不希望這種事發生,但這樣的事情卻正發生在吐蕃,不僅是吐蕃,連整個西域也是如此,而入侵者正是你們大宋天朝。”

    聽他說著這些,我倒有些莫名其妙了,道:“大宋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嘆息一聲,道:“看來你對如今的局勢還看不清,不然也不會有此一問了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道:“恕晚輩愚鈍,的確不知如今大宋與西域的局勢究竟如何,但據在下所知,近些年來,也并沒有聽聞大宋有入侵西域的舉動。”

    我這話說的也不假。在坊間,我并沒有聽說大宋近些年有要對西域用兵的舉動,反倒是邊關屢次遭遇西域外族小股勢力滋擾城鎮的事情聽了不少,像前夜岷州城被吐蕃部族萬人大軍偷襲的戰情,更是聞所未聞。而且,那也是吐蕃出兵在前。

    酒上道人道:“顧天,其實你已經參與過一次,只不過你沒有在意罷了,凡事不能只看表面,入侵也不一定非要靠軍事力量的,就如你們中原的武林門派幾次三番率眾遠赴死亡之地一樣。”

    我奇怪道:“前輩是指七大門派?”

    “不然誰還會有這么大的實力?”酒上道人嘆息一聲道:“很久之前,西域諸多部落和中原本來是井水不犯河水,各自過著各自的生活,但就因為西域驚現了個靈蛇,七大門派便打著除魔衛道的名義,率領大批武林人士前來搶奪。本是兩國異地,但對七大門派來說,隨意闖入西域像是進出自家后院一樣,想什么時候來就什么時候來,根本無視兩國定下的邊關政策。顧天,你如此聰明,可知這算不算是入侵舉動?”

    我怔了怔,有些說不上話來。酒上道人說的這些雖然我沒有在意過,但說的倒是事實,在西域這么久,我確實沒聽說過七大門派來到西域還需要什么人許可的。西域個部落隸屬西域,而中原武林畢竟還是歸在大宋境內,從大的方面看,兩國異地本就不該放任外族隨意插足,能隨意進出的,那也就不叫兩個國家了。那么,七大門派未經許可且動輒率領數萬子弟闖至西域極西之地,倒真算是大規模的入侵了。

    見我沒有說話,酒上道人笑了笑又道:“你知道大宋朝廷對西域各部落頒布的招安策吧?”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,道:“是的。晚輩出入西域時,曾碰見一位尚波于族的巫師,從他口中,我才知道朝廷有這種政策的。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道:“你說的是山平啊?”

    我道:“前輩也認識他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點了點頭,道:“尚波于一族是吐蕃最早一批投奔大宋的部落,他們部落之所以能投靠大宋,全是此人主張的,我當然聽說過他。”

    他說到這兒,我不禁皺眉道:“前輩,朝廷的招安策難道也有不妥么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道:“七大門派在西域肆意妄為,與長生堂的紛爭常年不斷,凡雙方勢力碰撞處,必尸橫千里,諸族遷徙逃竄,背井離鄉,數十年來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日子。西域的局勢本就動蕩混雜,被他們這么一攪和,則更是零落不堪,而你們大宋的招安策頒布的卻恰逢時機,不僅供給了豐富的物資,還給添置新的土地,許多部落為了逃避混戰,都投奔了大宋。”

    我想了想,道:“那照這么看來,朝廷頒布的招安策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搖了搖頭,道:“你是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千里河堤潰于蟻穴,大宋朝廷這種招安策看似在為西域諸族提供庇護所,但實際上卻是在瓦解整個西域。”

    我猶豫了一下,道:“那只不過是朝廷出的交好政策罷了,應該沒這么嚴重吧。”

    “比你想的要嚴重得多。”酒上道人冷笑一聲,道:“一開始我們也覺得大宋這種政策是人道之舉,但后來我們才慢慢發現有些不對勁,就如我吐蕃雅隆覺阿王系部落群來看,短短十數載的時間,原本聚攏數以千計的大小部落,如今還真實存在于本地的部落已不足三百,其余的都遷徙到了大宋境內去了,西域其他地方只怕還有更多。”

    我想到了天狼族和彌羅族,不禁詫道:“雅隆覺阿部落群有那么多部落遷至大宋了嗎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點了點頭,道:“這是真的。廣袤的土地本就應該生活著成群結隊的人們,但是現在卻看不到了,照這樣下去,不出幾年,雅隆覺阿部落群只怕要名存實亡了。”

    我皺了皺眉。半晌,長舒一口氣道:“所以你們才會攻打岷州城,對吧?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嘆息一聲道:“是的。如果不這樣的話,我們就只能坐著等死,也只能眼看著雅隆覺阿被一點點蠶食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沒有和大宋朝廷商討此事么?”我突然有些煩躁。酒上道人用‘蠶食’一詞很難聽,那意思也就是指大宋是有意在挖墻腳了,雖然我不是朝廷中人,但這話聽著也很不舒服。我道:“再說了,朝廷頒布招安策也并未強求,你們的部落大可拒絕此事。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嘆了口氣,道:“自然商討過,但根本也沒什么用。我們曾找到過岷州的封疆大吏說起此事,希望能通過他向朝廷奏明實情,撤銷朝廷對西域的招安策,可幾年過去了,卻一直音訊全無。”

    他說的邊疆大吏應該就是康平了吧?難怪這次吐蕃大軍會選擇偷襲岷州城。我想著。不過,單方面去要求大宋朝廷撤銷招安策也是于事無補,說到底還是西域局勢太過惡劣,如果西域能像中原一樣安定和平,想來朝廷的招安策在西域也不會有多大的效績。

    “族群離去,再大的沃土,沒有人居住也會變成荒地。這是國與國之間的事情,很是復雜,近幾年我們跟著小姐東奔西走于大宋各個州城,就是想能找到好的辦法解決此事,可到頭來卻一無所獲,所以我們才會想到這種辦法,希望能以邊境之戰引起你們朝廷的重視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酒上道人說的東奔西走是什么意思,但想要和朝廷的人打交道,想來也不是件容易的事。只是他這些話還是讓我聽著有些不舒服,明明是吐蕃發動戰爭,卻被他說得好像是本就應該如此一樣。我道:“可是戰爭并不是最好的辦法,也只能讓事情變得更壞。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看著洮江北方。我們本來是站在苦楓橋東岸的,望過去,洮水蜿蜿蜒蜒,一眼望不到頭,在黑暗中泛著蒼白的銀色,古老卻不乏壯闊。洮水在這一帶也算是一條大江了吧,可在這險山林幽的沃土上,卻是一條國土界碑,吐蕃與大宋邊關的混亂,根本也沒什么人來這里游賞。酒上道人嘆了口氣,道:“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。顧天,你不謀其事,很難知道其中的不易,你不是西域人,也不會體會到族群離散、國土被侵的那種感受,如果你們大宋的土地被瓜分、城池淪陷,入侵者屢次來犯的話,恐怕你也不會心平氣靜的去尋找所謂的和平解決的辦法了。”

    聽他說了這么多,我不禁有些默然,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南喇族,也想到了天狼族和彌羅族。其實酒上道人這些話,我也曾有想過。在西域這么久,我已看到了不少的混亂和騷擾,不是部族被侵,就是家破人亡妻離子散,要么就是族群背井離鄉,長途遷徙至他國。而對于大宋,縱然還沒有這種厄運,但我也想象過,如果大宋被他國入侵,境內也是混亂四起的話,我會怎么做?不在其位,不謀其事。的確,只怕真到那個地步,我也會帶領我那幫鏢局里的弟兄,奮起反抗的吧。

    見我沒有說話,酒上道人笑了笑,道:“顧天,這是國與國之間的大事,本來是輪不到你去操心的,老朽的話說的有些多了。只是,有一件事老朽不吐不快,定要和你講明了,便是今晚你著實錯怪我家小姐了。”

    我苦笑了一下,道:“自不用前輩提醒,在下也不會生夢姑娘的氣的,國難當頭,夢姑娘心系貴國安危,招收人手自在情理之中。”

    酒上道人搖了搖頭,道:“你又想錯了,小姐今晚邀你前來并非是要讓你加入任何行伍,是為了你身上的開天內功而來。”

    他這話一說出口,我只覺腦中嗡的一聲,人差點跳了起來,即便剛才我在怎么鎮定,此時也坐不住了,不由叫道:“開天?她真的知道?!”
胆拖投注怎么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