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小說網 > 玄幻小說 > 九重武神 > 第二卷古葬舊土亡蠻天 第347章 大肆搜掠凝梵天
    這青年,探出附近靈晶位置的孟陽。

    吸收這一塊靈晶后,他能情緒的感知到到梵天錄的火屬性正不斷強大。

    滿意的點了點頭后,孟陽望著山洞內,一臉心虛的弟子,和一臉惶恐的執事,打量一眼平淡道:“天門?”

    執事壓下心中的驚恐,面露虛汗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“此地,我要用半柱香時間,沒有我的命令,誰都不能進來,你可明白?”

    那執事還沒說話,挖到靈晶的那名弟子,突然憤怒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那里來的東西,知道我們是天易門還敢搶...”

    他們這些做弟子,因門派命令偷偷來此挖掘靈晶,本來就是苦力活。

    只要挖到靈晶,那弟子不僅得到數顆增加修為丹藥,更是被門中看重自此水漲船高

    眼見自己馬上也會成為人人羨慕的存在,可竟然被突然出現的陌生人搶了去,直接吸了這靈晶內蘊含的靈氣,這如何不讓他怒火中燒,失了分寸。

    可話剛剛出口,被反應過來的執事一掌拍在后腦勺,氣急敗壞的大吼道:“閉嘴...”

    孟陽望了望不敢與自己對視的執事,在望了望一臉氣氛的那名弟子,沒有任何生氣,二話不說,拍在儲物袋上,百顆靈石被孟陽用靈氣托在手中,送在那名弟子面前。

    靈晶對于他們這些弟子來說就是希望,孟陽雖然雙手沾滿鮮血,可并不是無情嗜殺之人。當初的他,還不是和這些弟子一樣,為了變強而默默努力。

    百顆靈石對他來說可有可無,但對于這名滿頭大汗一臉疲憊的弟子,卻不一樣。

    看到此人竟然拿出百顆靈石,那弟子臉上的憤怒立刻被吃驚充斥。

    “給我的?”

    孟陽平淡的點了點頭。

    那弟子望了望暗自搖頭,目露威脅的執事,冷哼一聲,正伸手準備去拿。

    知道已經挽回不了的執事,不在相勸,冷眼望著,可讓他大跌眼鏡的時,那面色極其淡漠的陌生青年,不僅沒動,沒有出手,甚至連看都沒看一眼。

    收下百顆靈石的那位弟子,道聲謝謝,便望著執事,一副開心模樣。

    松了口氣的執事,二話不說,立刻向背對他們向山洞內走去的孟陽施了一禮,接著命令所有弟子趕緊離開這山洞。

    靈感眾人離開后,孟陽屈指一點,一道無形的光幕立刻向山洞口蔓延而去。

    暗自點頭的他,盤膝而坐,吐納開來。

    數息后,穩點氣息的他,突然睜開雙眼驀然道:“梵天錄。”

    赫然間,山洞內出現無數白絲一般的靈氣,不斷從縫隙石巖內溢出,向孟陽飛去。

    那些埋在深處,還沒有被發現的靈晶,紛紛碎裂,成為白色粉末。

    但其中蘊含的精純靈氣,卻在碎裂的剎那,爭先恐后的飄向孟陽,鉆入孟陽靈海內。

    眨眼間,孟陽周身便被靈氣形成的霧氣蛋殼包裹住。

    控制其中一些靈氣剛剛飄入心神,饒天煌那豪爽的大吼便傳了出來。

    孟陽微笑點頭,手掐發覺,緩緩閉上雙眼,開始吸收被梵天錄奪來的眾多靈氣。

    半柱香的時間,眨眼而過。

    在山洞外,一群天門宗城的魔蠻弟子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,皆是一臉疑惑的看著目露掙扎的執事。

    紛紛上前詢問剛剛那陌生青年的情況。

    而那名執事卻理都不理這些好奇的弟子,沉思想著什么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孟陽驅散洞口的陣法,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望了一眼蹲在草叢內的眾多弟子,身影一動,立刻消失在原地。

    直到這時候,這些弟子才反應過來。

    離開此處靈礦后,孟陽喚出繡春刀,屈指一點,向北飛去。

    僅僅兩天時間,平上之地范圍內,孟陽已去八座靈晶礦山,每次都是半柱香時間。

    可別小看了這半柱香的時間,在梵天錄下,礦山中的靈晶,有四分之一的靈氣都被孟陽直接吸入靈海中,成為精純養料供使梵天錄吞噬。

    在第九次時,孟陽運轉梵天錄下,肉身外表竟呈現火燒般的殷紅之色。

    看起來,宛若從九幽巖漿中走出的炎神,重臨到世間一樣,氣勢驚天。

    雖然化身成為旭陽時,身高并未有任何增加,可肉身之強,堪稱人間兇器。

    這番模樣,不僅引動控制此礦的宗城弟子注意,更是引來數位融軀境強者的貪婪。

    為了避免,孟陽毫不猶豫,轉身就走,半日后,來到一個名為延口城的巨城中。

    一翻打聽下,讓孟陽沒有想到,這延口城竟是古幕勢力拜宗打下來的。

    這讓孟陽更加確認,清掃青鼎世界,就是三幕大地眾多魔蠻宗城清掃大計一環。

    而對于孟陽這個陌生人,他們也是見怪不怪,雖不是同門,但畢竟都是魔蠻修士。

    雖然聽說有很多宗城弟子為了搶占修煉資源,導致死的死,失蹤的失蹤,不過,幸運活下來的人也會在第一時間去其他宗城尋得庇護,這就令附近宗城同一時間出現很多陌生修士。

    但也正是因為這些,一些負責宗城后勤的弟子,干脆和他們坐起了買賣和交易。

    聽著耳邊叫喊各種法寶的聲音,孟陽腳步一頓,向右邊一座臨時建立的閣樓中走去。

    在一位拜宗弟子帶領下,孟陽選了一間方向,繳納數顆靈石后,便暫時住了起來。

    雖然依靠梵天錄將肉身提升至極強的地步,但殘留在體內的精純靈氣,還需要孟陽徹底煉化后才行,若在對敵中,這些殘留在體內靈力,可是會變成隨時暴走的靈毒。

    這也是梵天錄最大的一個缺點。

    盤膝而坐,開始鞏固修為的孟陽,這一坐,便是二天。

    其間有弟子來尋孟陽續交住房費用,但每次來到孟陽門前都會發現早已留下的靈石。

    知道房內住客可能在閉關修煉,這些弟子也沒打攪,立刻便離開了。

    孟陽這邊在鞏固修為,但魂幕地域那邊卻已經亂了起來。

    這段時間外面都在瘋傳一些修士的消息,不是互相殘殺,就是離開門派,導致整個青鼎世界中的魔蠻宗城關系,徹底變的緊張起來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還有一些魔蠻修士奪城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伴隨這些好消息,則還有一些死在食惡獸手中的壞消息。

    這一日,盤膝坐在房間中的孟陽突然被一聲巨大的轟鳴驚喜。

    睜開雙目,望向窗外,就感應到數位融軀境強者正在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請翻頁)

    城外大戰。

    就在這時,皺著眉頭的孟陽,突然扭頭望向門外。

    隨著漸行漸近的腳步聲停在門口,一陣陣敲門聲傳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一道歉意的聲音響起。

    “前輩,打攪之處還請見諒。”

    “我宗發下驅離令,任何不是拜宗的人都必須在三日內離開延口城。”

    孟陽起身下床,打開門,遞上這幾日的租金。

    見那名神色恭維的弟子拿到手上,孟陽心思一動,好奇道:“可否詢問一事?”

    “前輩請問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剛剛外面有人大戰,可是你們拜宗長老?”

    那名青年還以為什么事,微笑道:“說來好笑,好像是因為一雙鞋履。”

    “鞋履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不知怎么了,兩人正在交易區討論什么人,說著說著就打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雖然我也是聽人說,但光聽那動靜,都是招招殺手啊。”

    見孟陽微笑點頭沒有在問,青年正準備抱拳離開,就見孟陽再次開口。

    “等等...”

    “前輩,您說。”青年依舊臉浮微笑,沒有絲毫不耐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拜宗驅離不是本宗城的修士,與此事可有關聯?”

    青年笑容突然一凝,看了看長長庭道,沉吟少許小聲道:“原本此事,晚輩是萬萬不能多說的,但前輩的為人與其他住客不同,讓晚輩少挨那長執事的罵,告訴前輩也無妨。”

    深吸口氣的孟陽,知道是自己這幾日總按時按點的將靈石主動拿出,讓青年多了好感。

    雖然對方不知道自己是聚武存在,但至少也明白自己比他高一境界,所以以晚輩自居,至于那些仗著修為強大,總是拖延繳納住房靈石的住客,自然讓青年在執事面前挨罵了。

    “這事還得從十天前說起,當時延口城,來了許多身份不明的人,直接找我們宗主,讓我們拜宗解散,這事換做是誰,都不同意,宗主當然也不同意。那人便威脅一言后就離開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本平安無事,可最近總有一些弟子莫名其妙的失蹤,所以宗門這才下令驅離的。”

    聽到這里,孟陽壓下心中眾多思緒。

    喚出數十顆靈石,塞在一臉遲疑的青年手中,擺了擺手就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望著手中靈石,在看看孟陽離去的背影,這是青年第一次感受到一種別樣的感動。

    離開這如同世俗凡塵的閣樓后,孟陽沒有任何停留,向延口城外走去。

    這幾日的調息,已經將體內多余靈氣煉化吸收,在留延口城也沒什么意義。

    至于青年口中說的陌生人,在孟陽猜測中,應該是八大宗的人。

    雖然孟陽還不清楚這八大宗到底是誰,但想來就是三大幕最強的魔蠻宗城勢力。

    搖頭輕嘆,走出延口城的孟陽,立刻想南邊方向飛去。

    數千里之外,那里有一座城,一座念主控制的巨城,而孟陽此次前去,就是為了讓自己的靈識更加壯大,靈識撞擊更加洶洶可怕,而辦法也只有吞噬這些念主之魂。

    就在孟陽沉思時,聽覺遠處,傳來激烈的打斗聲。

    這打斗聲越來越響亮,越來越近,竟向孟陽這邊移來。

    (本章完)
胆拖投注怎么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