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小說網 > 限制小說 > 九龍拉棺 >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開啟石門的假設
    未知往往才是最可怕的,我們并不清楚接下來要面對的是什么,也不知道應該制定什么樣的對策,只能依靠勇氣繼續前進,路上,我們發現了好多腳印,墻壁上依稀存在一些血漬,誰也無法肯定前面的人到底遭遇了什么樣的下場。

    氣氛相當沉悶,死寂異常,唯有零碎的腳步聲在耳邊響著,不停地回蕩著。

    前行了差不多兩百米,我們又一次停了下來,這一次倒不是因為疲倦,而是我們已經走到了溶洞的盡頭,這是一個半圓形的洞穴,洞,“他們應該是沿著暗河水道爬進去了,我在水道邊上發現了一些繩索,還有很多被撬動的痕跡!”

    聽到這話,我們下意識便朝著小戰士所說的地方跑去,暗河水道的盡頭就在這扇石門的左側,是很淺窄的一個口子,陳虎把胳膊伸到下面一探,似乎感應到了什么,回頭朝我們說道,“很深,估計水道就是穿過石門的唯一通道了,這幫人已經先我們一步借水道遁走,我們要不要下去?”

    說完,陳虎把目光轉向了我,經過這么多事,我和安贊吉儼然已經成為了整支隊伍的主心骨,陳虎在做每一個決定之前都會先征求我們的意見,已經不敢隨便亂來了。

    我沉吟了一下,沒有馬上說話,而是看向安贊吉,問他有什么想法。安贊吉依然在沉默,不過目光卻并未定格在水道下,而是依舊死死地盯著那扇灰色石門,眼中有什么在閃爍著,令人捉摸不透。

    見狀,我輕輕拍了安贊吉一把,說你想什么?安贊吉稍稍一怔,隨即回過神來,指了指側面的暗河水道,說橫穿水道實在太危險了,我們根本不了解下面的情況,萬一這條洞很長,大伙豈不是會憋死在里面?

    陳虎有些氣惱,撓撓頭說,“前面不是有人通過這條水道了嗎?想必應該是走得通的,而且我們已經被困死在這里了,離開溶洞的路只有這一條,不走水道該怎么辦?”

    安贊吉說他有個更好的選擇,隨即便站起來,指了指前面那扇灰撲撲的石門,我和張強都是一愣,急忙說道,“不行,我們可沒帶挖洞的工具,而且這么厚的一扇門,就算帶著工具也不一定能破開,除非用**……”

    陳虎則趕緊搖頭說,“不能用**,太危險了,且不說**爆炸有可能會驚擾到你們口中的‘怪物’,這么劇烈的爆炸很有可能引發連鎖效應,萬一造成坍塌可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這么麻煩。”安贊吉依舊搖頭說,“我倒是有個猜想,或許我們可以在不毀壞那扇石門的前提下,將這扇門給打來。”

    “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我和張強都驚呼了一聲,先不說這石門有多厚,光是那將近三米長的高度也足以讓人望而生畏,整塊石門都和巖洞連接在一起,少說有好幾十噸,甚至上百噸的重量,就算我們幾個是超人,也未必能夠將這石門給頂開。

    安贊吉說其實我們可以選擇一個更溫和的辦法,依靠蠻力是肯定不行的,但是你們看,在這扇石門的右側有有一道巨型的浮雕,雖然浮雕已經氧化了,看不清本來的樣子,但是眼睛部位卻很凸出。

    我沿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,果然瞧見了一個眼球狀的凹坑,大概有成人半個拳頭那么大,凹坑下還有另一層浮雕,呈現波浪狀的花紋,很玄奧,花紋中心有個微型的圓點,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我沉吟著摩挲起了下巴,“這個東西是干什么用的,你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也只是猜想!”安贊吉緩步走到那個凹坑附近,皺眉觀察了一下,嘴巴里發出輕輕的低吟,“假如我所料不差的話,這和凹坑里邊裝的就是開啟石門的機關,在遠古時代,這扇石門應該是用來祭祀用的,穿過石門之后肯定別有洞天,這里應該是上古巫族的某個重要祭壇。”

    我和張強都沉默了下去,繼續等待安贊吉的下文。

    隨后,他繼續講道,“可祭壇是個很神圣,很重要的地方,并不是所有族人都有資格進去,所有他們才會打造這扇石門,除了特別的人之后,其他人根本無法啟動石門的機關。”

    陳虎說,“可這個凹痕里面什么都沒有,就算有機會恐怕也早就被毀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安贊吉擺手說,“不,其實機關還在,只是我們不明白它的運作原理。”我忙道,“難道你清楚它的運作原理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安贊吉笑笑說,“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只不過心中卻有個猜想。”

    說完,安贊吉一臉神秘地沖我眨眼睛,并示意所有跟在他身后的人都稍稍退遠一些。我們依言照做,可心中的疑惑卻更深了,陳虎幾口都想開口說些什么,都被我打斷,雖然我也不清楚安贊吉的用意,但我對他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而在所有的緊張注視下,安贊吉則把手放進了懷里,隨后緩緩摸出了一個紫黑色的小晶體,當我瞧清楚那到底是什么之后,頓時整個心都顫抖了起來。
胆拖投注怎么算